热门: 生物制药 污染控制 传感器
本期内容
赞助企业
行业新闻
换了大屏还是黑板:智慧升级不容易
换了大屏还是黑板:智慧升级不容易
录入时间:2019/11/12 17:48:52

换了大屏还是黑板:智慧升级不容易

    国内86%的教室都已经配备大屏幕,甚至很大一部分教室配备了“书写性”大屏幕——这种高端硬件的普及比例,在全球都已经是领先标杆。但是,很多电子白板、交互大屏企业和一线教师反馈:昂贵的大屏和普通黑板“差别不大”。

    大屏普及成了“黑板”

    从2018年以来,厂商的市场推广关键词看,“纳米黑板”、“电子黑板”已经成为替代“交互白板”的新的“时髦名词”。这种变化有两个巨大意义:

    第一是,大屏交互显示技术进步巨大。无论是屏幕显示的尺寸、显示的效果,还是互动书写性能、模仿粉笔效果的书写观看体验,甚至是产品的价格,都已经到了“可以替代传统黑板”的水平。用电子技术替代黑板的好处显而易见:仅仅一个没有粉尘问题的优势就足以受到一线教师和学生的大力欢迎。而且,电子黑板更能够让电子课件、多媒体教学手段“居于课堂中心,并更好的与书写点评整合”。

 

    第二点,大屏成为黑板的替代物,也反映出一线应用过程中,大屏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教学过程迭代升级”。厂商和老师,都愿意用电子黑板、纳米黑板这样的名词,本质上就是对“大屏新功能”的“不感冒、印象有限、应用有限”的反馈。对此,行业人士指出“老师要的只是拿来就能用的产品,就跟手机一样都知道怎么打电话发微信拍照”。这种情形,包含了对产品功能必须简洁的要求,也包含了教学习惯迁移不易的现实。

    总之,大量普及的教室互动大屏,并没有像产品简介和国家标准要求的那样,在复杂功能软件上实现“应用突破”——虽然软件功能开发是厂商产品差异性的热衷点,但却并不讨一线教师的喜欢,甚至被认为是从培训到实用的“障碍”。

    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

    为何智慧电子白板、交互液晶平板,开发了那么多的复杂功能,最后产品还退化成了一块“电子黑板”呢?这其中主要是搞错了两个方向:

    首先是,教学过程中,课堂45分钟,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答案是“时间”。且不要说教师本身精力有限,即便教师充分的培训之后、完全娴熟的掌握了大屏产品的复杂功能,这些功能是否真的匹配课堂“45分钟”的有限时间,也是一个大问题。一般情况下,复杂的操作,往往产生两个问题——浪费时间;教与学的连续性中断。

    所以,课堂之中真正堪用的电子信息功能,必然是“自然而然贯穿于课堂教学过程之中”,且“不增加额外时间与精力”成本的应用。而这样的应用在交互大屏上并不多见。

    第二,很多真的很有用,很好的功能,没有真正搞对“应用对象”。例如,很多课堂大屏强调能够“做要点的标注”、并全部“随堂保存下来”。这个功能真的很棒,而且不需要复杂的操作过程(简单的一键截屏保存就可以了)。但是,很少有教师使用这一功能。

    因为,无论要点的标注、解释多么完美,对于老师而言都是“早已经烂熟于心”的东西——实际上即便录播的视频课程,教师都很少返回去再看:因为这是教师最熟悉、最擅长的工作环节,这个环节不需要“事后不断反复研究”。对于,随堂保存的批注等内容,真正需要这些资源是“学生”。而学生不具有课堂大屏操作权限,也基本不具有课后的内容访问和操作权限,更极少有学生配备了能够存储和阅读这些内容的电子产品。

    所以,课堂教学产品的开发,一定要抓得住这个场景的特殊性:会议大屏中,会议简要和批注保存是最常用功能;课堂场景中智慧大屏的这一功能却没有发挥作用。其问题根源就在于“作用对象”不同。

    课堂大屏,未来革命在于体系

    “不可能靠一块屏幕、一种书写交互、几个软件就改变课堂教学的传统过程!”行业专家指出,在智慧教育中这块屏幕只是一个载体、一个接口,一个系统中的“必要组件”:智慧教室的建设,一定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工程。

    从系统论角度看,行业人士认为,虽然课堂多媒体的名称和技术不断变化,产品形态不断进步,直到今天的智慧纳米黑板的最新形态,但是始终没有跳出单一产品“单打独斗”的状态,始终没有离开“教师写、学生看”这样一个简单的“逻辑过程”。恰是这种在教学过程中的“传统形态”,让这块科技大屏“不能创造教学新革命”。

    “早期的多媒体是幻灯片,是播放塑料纸或者胶片上的图画与文字,而现在不过是用PC和大屏幕,播放这些PPT而已”。这显然不能称为“革命”。

    “大屏只是在一个传统课堂中的一个角落、传统教学的一个环节改进了一个设备;未来的智慧教育则是要把教学过程、教室场景,包装进一个完整的数字空间之中。”单纯的从“大小”角度就可以看到“智慧化应用”的体系性特征:包括必须的大屏显示、大屏交互,也要包括基于机器视觉和听觉的场景感知;不仅是教师主导的设备,也要包括学生端的智慧终端;不仅是传统呈现手段,也要包括VR、AR等新兴的呈现技术……

    甚至,教学的基础知识组织结构也应该彻底改变:从传统的,一个知识点到另一个知识点,用线串点,最终成为一个树形结构的过程;变成整体感知、提出疑问、解决疑问的体验式学习过程。后者的核心是在整体知识框架主导下,去发现知识细节和要点,充分体现了兴趣性和学生的参与性。

    这种变化不仅是教育的革命、教室的革命,更是设备厂商的革命:从提供部件设备到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也包括教学素材和内容,包括长期的设备运营和内容升级等资源支持,包括混合了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跨空间”学习管理……

    综上所述,教室大屏的应用现状“黑板化”恰恰能够指明未来教学产业升级的“方向”——突破单一设备应用的思维,向系统化、体系化的信息化应用升级。

 


上一篇:历史性利润下跌,小间距LED进入... 下一篇:硬核科技也变软?LED大屏玩出新...

版权声明:
《洁净室》网站的一切内容及解释权皆归《洁净室》杂志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同意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洁净室》杂志社。
友情链接

SMT China

洁净室

激光世界

微波杂志

视觉系统设计

化合物半导体

工业激光应用

半导体芯科技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19: 《洁净室》; All Rights Reserved.
请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或以上版本
Please use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or higher version.